欢迎来到大世界资讯网

客户服务 关于我们

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 > 金融 > 王治很忙,虽然现在灾民不少,需要的粮食很多

王治很忙,虽然现在灾民不少,需要的粮食很多

2018-11-16 来源:所有渴望都握在手上  浏览:    关键词:王治,唐朝,历史,长安城,侯杰

王治很忙,虽然现在灾民不少,需要得粮食很多,但是,酒坊依旧有少量的烈酒产出,关键是,王治需要很多酒精。

流民很多,受伤的更多,王治希望,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,可以多救几个人。

王治每天都需要去酒坊看一看,虽然那几人已经熟练了,但是,最关键的部分,还是掌握不了,王治也很无奈,自己干呗。

豫章带来了好消息,长孙把股份收了,而且还送来一百贯钱,说是入股的费用,虽然少了点,王治还是很小心的收好了。

于是,王治开始加大规模的生产,阿大和王力,被王治留了下来给自己帮忙,毕竟自己一个人还是玩不转。

王治打算过些天,就让高山那些人过来帮忙制作肥皂,不过现在还不行,肥皂刚开始不说,现在正是蚊香销售的高峰期,洪水过后,更是蚊虫肆虐,连官方都购买了大批的蚊香,现在都供不应求,高山这些人,都加班加点,累的不要不要的。

忙活了两天,田里的积水终于少了很多,慢慢的趋于正常于是,王强也放心下来,然后开始了自己的老本行,木匠身份,制作小木盒,薛仁贵也被他抓了壮丁,因为需要人的比较多。

那些一般的肥皂,王治打算,用一些绢布包裹了就好了,不过,那些加了松香的,或者花香的,打算用精美的小木盒包装起来,当然,价格要翻几倍才行。

程处默倒也没闲着,带着尉迟宝林,牛见虎,给长安城里的勛贵家送肥皂,每家不多不少,两块,不要钱,算是打广告的。

“处默,你说这王治是不是傻了,这么贵的肥皂,说送人就送人了,而且送这么多家”。

尉迟宝林不满的说,相熟的几家送送也就算了,那些不对付的文官家里,送干嘛。

“就是,就是,这大小勛贵,加上那些公主府,可真是不少,这样算下来,可是好几百块,几千贯算是有了吧,这王治还真是大方”。

牛见虎也是好奇的紧,这王治是个什么人物,以前还没见过呢,倒是听程处默说了几回了,下次要见见才行。

“你们懂啥,王治说了,这叫什么打广告,把肥皂送出去,用的好了,人家自然是会再去买的,不然,人家咱们知道有肥皂卖,还有那么好的效果”?程处默还按着王治的吩咐,把自己的店铺名字也宣扬了出去,当然,那个店铺,原本是属于豫章的。

“切,说的好像你很懂一样,不行,哥俩今天可是累坏了,你得请客,燕来楼咋样”?尉迟宝林鄙视的说,当然,后面的建议是问牛见虎的,而不是羞怒的程处默。

“喂,我也是干活的好不好,凭什么我请客”?程处默不满的说,我怎么成了冤大头了。

“你呀,那就等着呗,等那王治赚了钱,肯定会先请你的”。

牛见虎嬉笑着说。

“那倒是,王治这个人还是蛮不错的,很有义气,为人大方,见虎,回头我给你介绍认识一下”。

尉迟宝林也是频频点头,看起来对王治的印象不错。

“不用了,到时候王治请你的时候,我们跟着去就行了,对不对,宝林兄”。

牛见虎笑嘻嘻的说,咱们哥几个,谁跟谁啊!“切,贱人”!程处默暗骂一句,跑着追上大笑的两人。

“小公爷,程处默说,这肥皂,竟然是那王治弄出来的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”?候五把玩着肥皂,对着一脸沉思的侯杰说道。

“候五叔,你看这肥皂怎么样,可是有那胰子好用”?候五跟着侯君集南征北战,立下不少的功勋,是以,虽然是家将的身份,但是,即使是侯杰,也是礼遇有加,况且当年,还救过侯君集一命。

“小公爷,刚才我已经试过了,这肥皂的效果不错,和胰子差不多,但是,这肥皂有股子花香味,倒是比那胰子强多了”。

候五家里还有半块胰子呢,是侯君集从宫里带回来的,然后赏赐下来的,当初可是激动了老半天呢,都不舍的用。

“恩,这一块,要是在东西两市上,恐怕不会低于十贯钱吧”。

一块十贯钱,这可是大买卖,利润不小。

“小公爷,别说是十贯钱,只要是包装好一点,就是十五贯,想买的人,也会大有人在的,你想想,能够用胰子的都是些什么人,皇亲国戚,一些功臣,普通的臣子都没有,商机不小啊!候五可是听说程处默今天送出去好几百块,这一下,就是几千贯啊,还真是大手笔。

“可是有程家参与了,不然,那小子怎么可能有这么多本钱”?侯杰不相信,一个破落户家里,能有这么多本钱,做这么大的买卖,就是有个男爵的身份又怎么了,在长安城里,还没一个蚂蚁大的爵位。

“没有,不光是程家没有,尉迟家和牛家也没有,刚才子在客厅,我可是旁敲侧击的问过程处默了,他们都承认没有股份加入”。

候五也是有点疑惑,当真是王治一个人弄出来的?“你去调查清楚,是不是有别的勛贵加入了,要是没有,咱们就去买回来,他一个小小的男爵,怎么可以拥有肥皂这个奢侈品”。

侯杰冷笑连连,男爵,在我眼里,比蚂蚁还小。

“是”!候五应了一声,就退了出去。

侯杰估计,一块肥皂的成本,不超过两贯钱,就是三贯钱也无妨,十五贯一块的话,一块就是十二贯的利润,一年下来,想想侯杰就感觉激动,不会低于一万贯。

王治还不知道,有个人,正在悄悄地算计自己,这时,刚刚出炉的一锅肥皂,正在慢慢的变凉,王治趁着柔软的时候,开始切割成一个个的小块,王力负责把边角打磨光滑了,阿大负责搬运盒子,等凉了以后,就用绢布包裹起来,然后在放进木盒子里。

大哥,这一块,真的能卖十贯钱?刚才听王治小声的自言自语,王力也是听到了一些,很是激动的问,没想到这么一小块,竟然可以卖这么贵?差不多吧,不同的包装,卖的也不一样,现在咱们人少,等人多了起来,咱们就要扩大生产了。

王治准备先弄出来一批试试水,然后在大规模的生产。

大哥,我看县城附近,有不少人呢,都饿着肚子,你说,咱们找些人过来干活怎么样,也能让他们吃饱饭啊!阿大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吃饭和喝酒两样了,对于不能够吃饱的人,都报以同情。

好,明天咱们就去看看。

王治一愣,才笑呵呵地说。

天还没亮,王治就起来了,不起不行啊,今天是大朝见的日子,李二点名了今天要自己也去上朝,去晚了可不行。

况且自己在平安村,距离长安城还有不少的距离,还要赶着车,拉着装有土豆的大缸前去,可真是半夜时分,就起来了。

“还真是满天星斗啊”!天空洁净,也是这个时代的优点之一,没有了雾霾,没有了沙尘暴,夜晚的天空,格外的璀璨。

这要是在平常,王治还有心情欣赏一下,天阶夜色凉如水,卧看牛郎织女星,的境界,可是,现在困得不行,眼睛都快睁不开了,哪有心思看什么星斗啊!对于去长安城,王力倒是非常的向往,虽然已经去过一次了。

为了安全起见,王强让薛仁贵也跟着去了,这几天下来,王强也是发现了薛仁贵功夫不错,很是满意。

王李氏起得更早,准备了不少的葱油饼,还有一大罐的鸡汤,带着让哥三在路上吃。

“师父,长安城是不是很大”。

薛仁贵可是没有去过长安城呢,此刻兴奋的不行,毕竟比王治还小几岁,在王治家里,吃饱穿暖以后,就恢复了少年人的本性。

“的确很大,等下了朝,师父带你去逛逛”。

王治半眯着眼睛,断断续续的说着,一边打着瞌睡。

“仁贵,你不知道,长安城可大了,可好玩了,上次我们去西市,还打架了呢,处默哥知道吗,就是经常来咱们家的那个,他家是国公呢,家里好几进的院子呢,都快赶上咱们村子大了。

王力羡慕的说,里面好东西可不少。

“有那么大”?薛仁贵吃惊的问,虽然河东薛氏以前也是豪门大户,可是,后来衰败的厉害,到了薛仁贵这里,就只剩下良田几亩了,以往的辉煌,根本就没有见过,只是听母亲,依稀说过几次。

“那可不,处默哥人很好的,等下咱们就去他家去看看去”。

王力巴拉巴拉的说着,王治倒是睡得更死了,实在是太困了。

很快,就到了长安城,因为提前有了手谕,就开了一道侧门,让王治进去。

进了长安城,依旧黑漆漆的,连星斗都不见了,王治只好打起灯笼来,也把手谕拿好,不然,遇到巡街的武侯,还要麻烦的。

当王治赶到宫门外的时候,已经有不少人已经赶过来了,看样子来了好一会了。

看着穿着花花绿绿的官服,这么多人,王治皱着眉头,却是一个也不认识。

“小子朝哪瞅呢,这边”。

王治抬头一看就笑了,原来是程咬金,穿着一身绯色官服,正和牛进达,尉迟恭几人聊天呢,就把王治拉了过啦。

“小侄拜见程伯伯,牛伯伯,尉迟伯伯,额,李伯伯”。

王治头一次感觉,人小了也不好,眼前一群都是老头子,需要见礼的不少,不过还好,现在就认识这四个。

“小子,眼睛长头顶了,还不过来拜见”。

李绩很是不满,这见礼见着见着,怎么到自己这里就没有了。

“李绩老匹夫休要吓唬人,王治过来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李绩老匹夫,那位是长孙老匹夫,后面的是房玄龄老匹夫”......王治听的是一阵汗颜啊,不是大将军的就是尚书省的大佬,在程咬金眼里,都成了老匹夫了。

“程老匹夫,休得无礼,有你这样给人介绍的吗”?长孙无忌气的胡子都快站起来了,房玄龄也是吹胡子瞪眼睛的,一副我很不满的样子。

“长孙伯伯好,房伯伯好”!既然是程咬金一片好心,王治当然不会错过,虽然程咬金的方式特殊了点,但是王治心里明白,这主要是为了自己。

很快,随着一声时间到,上朝的声音传来,混乱的队伍立马分成泾渭分明的两队,文官那边,以长孙无忌为首,武将这边,以李靖为首,抱着勿板,徐徐的向里走去。

入承天门,进嘉德门,太极门,入太极殿。

自贞观三年以后,便在太极殿举行朝政。

“王男爵,请你稍后,陛下说了,你需要暂时在外面等候”。

王治正发愁,自己应该站什么位置呢,这下好了,不用想了,还得在外面等着。

一路上又困又饿的,虽然吃了一个葱油饼,可是,肚子依旧咕咕叫。

王治很想把怀里的葱油饼和鸡腿掏出来,大啃一番,可是,看看那宦官警惕的眼神,才是算了吧,一顿不吃也饿不死,不过在这里吃东西貌似也不合适,咱闭眼休息一下总行吧。

于是,王治朝地上一坐,靠在后面的大缸上,就闭眼休息起来。

这下可把那小宦官吓坏了,连忙让王治站起来,殿前失仪啊!“放心了,我又没睡着,就是闭一下眼睛而已”。

既然不让坐,王治也只好站起来,不过,谁说咱站着就不会睡觉了?想当初王治南下广州的时候,那时候还没有动车,都在挤火车,上去以后,那叫一个挤啊,况且,王治还没有买到坐票,只有站票一张,然后,就站着睡了半路,然后,有人下车以后,才占了一个位置继续睡。

于是,王治靠在大缸上,虽然是站着,依旧继续假寐起来。

这下子小宦官没理由了,谁也不能规定,人家不能闭眼睛吧,谁还能一直瞪着眼睛,不闭一下?相比于王治这里的安静,大殿上可是热闹极了,叽叽喳喳,简直是,和菜市场一般。

“启奏陛下,现在灾民共计十二万左右,大都汇集在长安城附近,现在首要的任务,就是安抚灾民,等洪水过后,引导他们,重回家园”。

房玄龄作为尚书省老大,负责总理朝政,率先发言。

“长孙无忌,户部全力主持救灾事宜,开仓放粮,决不能有失”。

看到长孙无忌依旧站着没有下去,李二疑惑的问:“无忌,可还有什么事情”?“回禀陛下,户部的钱粮已经不多了,恐怕支持不起十二万灾民,毕竟这不是三两顿的,而是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”。

长孙无忌也很无奈,今年的事情非常多,而且,还有征讨吐谷浑的大军的奖赏需要准备,户部已经有点捉襟见肘了。

“先退下吧,朕自有办法”。

“程咬金,这灾民多了,必然会生出事端,这巡视的差事,就交给你了,务必不能生出事端来”。

版权声明:

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,不对发表、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。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网络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,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联系邮箱:service@qeerd.com,投稿邮箱:tougao@qeerd.com